行业新闻
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守护传统工艺 铸造传统酱香

发布日期:2016-07-11 12:58 来源:未知 点击:

    传统工艺不能胡乱改,那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。
    
    伴着浓浓的酒香,记者走进泸州羽丰酒业车间,装满酒醅的酱香窖池整齐排列,工人忙而有序,热火朝天。郑朝喜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干脆、直爽,淳朴,62岁的他在白酒行业从事酿造及质量工作已达40年,是国家级高级酿酒师、大曲酱香型酒传统酿造技艺第四代传承人,但郑朝喜一直称自己只是个“烤酒匠”。
    
    郑朝喜在酿酒车间指导生产
    
    郑朝喜在酿酒车间指导生产
    
    多岗历练 为酒痴迷
    
    古蔺人郑朝喜,下过乡、当过兵,1976年,21岁的他进入古蔺郎酒厂做工。那时“烤酒”这个力气活在郑朝喜眼里,仅仅代表着吃得起饭、领得起工资。肩挑背扛的力气活,从来都是大山质朴儿女的强项,郑朝喜没有说过一句苦,没喊过一声累,埋头跟着老师傅干,开始了“烤酒匠”的生涯。
    
    1984年,郎酒厂扩大生产,经验丰富、成绩突出的郑朝喜接连被提拔为班长、车间主任,一直到酿酒生产副厂长。2001年,国有企业改制,为了追求更加精湛的酿造技艺,郑朝喜辞职,前往贵州国台酒业公司主管生产,将酿造酱酒精益求精的理念传递国台。
    
    2006年初,原泸州庆丰酒厂重组,成立泸州羽丰酒业有限责任公司。受人推荐,2007年,郑朝喜被羽丰酒业有限责任公司聘任为终身总工程师。
    
    酿酒过程 不得马虎
    
    酿酒师是酒厂的灵魂,而总工程师岗位更是酿酒技术和质量把关的重要岗位,贯穿整个产品的实现过程,经验丰富、技术过硬的郑朝喜是羽丰酒业的“顶梁柱”。
    
    “烤酒是个把细的活。”郑朝喜说,一瓶酱香型白酒,从原料进厂到产品出厂销售到消费者手中,至少需要5年的时间。“端午制曲,重阳下沙,两次投粮、九蒸七取,5斤粮食才能产1斤酱酒。”郑朝喜说,酱香型白酒又叫做“酒中贵族”,粮食成本、人工成本高,技术难度复杂,产出低,酿制过程容不得半点马虎。
    
    根据合江佛荫镇的自然气候特征,郑朝喜完成了酱香型白酒酿造的工艺技术参数,使原酒质量得到稳定提高。着手建立了质量管理体系,实验并完成了酱香和底香优质调味酒的酿造技术。同时,他根据白酒行业特点,提出并实施了生产设备设施标准化、规范化和现代化,以工艺技术和产品质量为中心指导生产、供应及相关保障,实现了生产管理要求制度化。
    
    2011年3月,在郑朝喜的建议和组织下,公司通过锅炉技改项目、建立污水站等,加大了环境保护力度。
    
    传统工艺 纯粮酿造
    
    “坚持只做纯粮酿造,坚守传统工艺,我们把酿酒当成一种可以一直传之万世的事情在做。”郑朝喜说,他一直坚持的是传世酱香。为此,公司坚持使用泸州本地优质糯红高粱,比其他品种的高粱价格要高出一倍多。
    
    郑朝喜说,与其浮躁盲目,不如扎扎实实地酿好酒。传统工艺、纯粮酿造,踏踏实实地把握好每一个细节,才能保证传统大曲酱香生产的原汁原味,才能保证老祖宗的手艺世世代代传下去。